到底谁在医治谁?到底谁在守望谁?

到底谁在医治谁?到底谁在守望谁?插图

如果你在上海有十几套别墅,住在新天地的王思聪住的楼盘,上上下下养了不劳而获的一大家子,你50不到,身材英朗,面容英俊,那么你这个周末在哪呢?在南京西路穿的像一个老克拉一样品着咖啡,操着地道的上海话,晒太阳吗?还是在陆家嘴,跟一帮金融大鳄喝下午茶?或者在普陀的高档会所里搂着姑娘们唱“多想在平庸的生活拥抱你”?

 

我一个大哥,就是这个上海老哥,现在正在湖北一个疫情即将反扑的三线城市,一个仅有的最豪华的三星宾馆里,焦急的等着一个又一个客人打款和提货的电话,不停的一颗又一颗的抽着软中华。因为他投资了一个熔喷布工厂,而这个厂马上开始量产。 在过去的5个月里,将近有3亿中国人参与了口罩生意,有1亿中国人跟着倒卖呼吸机,现在坚持下来的,差不多还有1、2千人,留在熔喷布的机会里,做最后的挣扎。

在一个午夜的,直达通宵的电话里,我问他?你干这玩意干啥?他轻轻的问我,兄弟,你说还能干啥?我想起我那还在洋山港的6000多吨丹麦六分体,并没有回答他。

这个疫情,这个国度,这个世界,到底是谁病了?到底谁在医治谁?到底谁在守望谁?

本文来自:无风的世界

相关推荐

微信扫一扫

微信扫一扫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到底谁在医治谁?到底谁在守望谁?
返回顶部

显示

忘记密码?

显示

显示

获取验证码

Close